2020-06-07 18:01首届中国国防教育发展论坛在京举行

     首届中国国防教育发展论坛在京举行

  “新时代国防教育将更加注重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实践也证明,越是注重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国防教育越是开展得生动活泼、深入扎实;反之,国防教育往往挂空档。”国家国防教育办公室原专职副主任郭增奎在题为“发挥退役军人生力军作用,促进新时代国防教育深入发展”主旨演讲中表示,退役军人为解决国防教育课程师资短缺问题提供了丰厚的人力资源,广大退役军人经过部队多年的教育培养,具备参与国防教育的独特优势,但参与社会国防教育,无论教育对象、内容还是方法手段等,都具有许多新特点,只有从实际出发,适应不同社会群体需求,不断创新方法手段,才能收到良好效果。

  国家退役军人事务部就业创业司原主管领导贾铭表示,论坛把国防教育与退役军人紧扣相连,使国防教育有了载体和抓手,特别是新赛道、新挑战、新机遇,直面退役军人就业创业,切入了退役军人关键点。就业是民生之本,是发展和稳定之源,做好这项工作不仅对现役军人鼓舞士气,而且还会示范和引导更多的青年走上报国之路。

  “国防教育搞得好不好,不是一般的工作问题,而是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的根本立场、根本态度问题。”国防大学原副政委李殿仁中将认为,“国防教育是个系统工程,要统筹兼顾科学安排。国防教育的核心内容是爱国主义教育、民族精神教育和民族气节教育,国防教育的内容要渗透到各种思想政治教育和科学文化教育之中”。

  战略支援部队某部原政委康春元中将表示,国防和军队改革正在深入推进,国防教育领域面临许多全新的课题,唯有创新才能跟上时代,迎接挑战,提高质量,向着更大、更高的目标迈进。

  清华大学原党委副书记、社科学院院长胡显章介绍说,富国强军始终是清华人的宿愿,国防军队现代化建设是清华大学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重要组成部分,清华大学在人才培养、科技研究、社会服务、国防建设以及文化传承创新方面,努力探索军民共建的创新之路,取得了一系列积极的成果。

  国防大学教授刘晋豫少将发表题为“关于推动国防教育供给侧改革的思考”的主旨演讲

  “国防教育的方向是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强化忧患危机意识、传承红色基因血脉、涵育崇军尚武文化、增强全民国防观念。”国防大学教授刘晋豫少将强调,通过国防教育涵育尚军崇武的精神,军人要有血性,中华民族每一个人都应该要有血性。

  清华大学国防教育与人才培养办公室主任熊剑平发表题为“推动军民深度融合,培育国防创新人才”主题演讲

  清华大学国防教育与人才培养办公室主任熊剑平表示,期待国家更高层面的部门建立依托国民教育培养新型军事人才的新途径,加强军民融合立法工作,明确国民教育高校应当成为我国人事培养的重要机构,旗帜鲜明的提出国防职责使命和任务。

  本网副总裁牛淏屹发表题为“全民国防教育的创新探索和媒体责任”的主题演讲

  作为媒体,如何创新全民国防教育方法手段,应当承担哪些媒体责任?本网副总裁、本网国防军事发展中心总经理牛淏屹介绍说,本网是中国第一代互联网媒体,拥有级域名,网站的核心优势就是军事。2017年,本网成为国家国防教育办公室指定的“全国国防教育网络协作单位”,面对庞大的受众群体和相关部门的支持,更加坚定了本网在国防教育领域的责任意识,在这几年发起主办了国家级国防教育竞技品牌赛事全国国防教育竞技大赛,青少年国防教育培训体系中华童军特训营和军事文旅+国防教育基地产业形态的中华军事文化体验园,在2019年上线了本网国防军事频道,借助此频道还将组建“国防教育基地发展联盟”,上述工作的开展,可以把国防教育更精准地与用户对接,更好地宣传国防教育理念,更细致地发挥媒体的责任意识。

  红师教育创始人范进忠介绍说,本轮军队改革和以往改革不一样的地方是带来了职业的变迁,诞生了军队文职这个新职业,诞生了消防员这个新职业,退役军人在这些新赛道里面有着天然的优势。

  北京演艺集团首席运营官,原火箭军文工团团长周炜讲述了退役军人的“本色时光”,强调坚持创作创新的文化内容是文化工作者的责任和担当,尤其要研发老兵文化创作,要去挖掘更鲜活的创作素材为几千万的老兵人群创造精神产品,通过一个又一个老兵文化产品的推出,让年轻人看完以后积极来当兵,让现役军人看完以后安心当好兵,让退役军人看完以后不后悔当这个兵。

  周炜的深情讲述,引发了与会人员的强烈共鸣。随后播放的本色第二季宣传片,带给了现场人员更多地感动,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上午的论坛。

  清华大学社科学院退役军人事务与军民融合研究中心主任高亮华在主持上午的论坛时谈到,普及和加强国防教育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曾经在服役期间戍边守疆、保家卫国,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了牺牲和奉献的退役军人回到地方后,以各种方式助力国防教育,成为国防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下午的论坛在国防大学教授戴旭的主题演讲中拉开帷幕。戴旭表示,国防教育向我们的后代传递先进的理念、先进的意识,让他们拥有未来的国家安全知识,是我们这一代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国防是我的梦,国防是我的情结。”清华大学副秘书长张华堂表示,我们必须像树立四个自信一样,树立我们做国防的自信心。

  “军转之翼”平台创始人董建忠在作项目推介时谈到了创建军转之翼平台的初心,就是帮助扶持退役军人就业创业,帮助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战友集团董事长杨建桥发表题为“退役军人是国防教育的主力军、生力军”的主题演讲

  战友集团董事长杨建桥在分享对国防教育的感触时讲到,退役军人就是国防教育最好的资源,同时也是正能量资源。

  主题演讲环节后,红师教育的代表以“军队文职职业解读和创业体会”为主题展开了首轮圆桌对话,对军队文职职业的历史、发展和培训行业现状、培训特点、经验成功等进行了简要介绍和交流分享。

  在“资源聚合,共创未来”为主题的第二轮圆桌对话环节,来自军地国防教育领域的相关教育机构代表、从业者、退役军人代表等,就如何发挥资源优势做好国防教育进行了经验分享。牛淏屹号召与会机构之间实现资源共享,通过本网国防军事频道这一开放平台,聚集有实力的国防教育资源,形成合力,合作共赢,共同助力全民国防教育。

  原某军分区政委、总政歌舞团政委刘景智,原武警8630部队政委庄宇建,中德证券公司业务管理与质量控制部董事、总经理张国锋,中关村军民融合产业联盟秘书长季会现,中关村军民融合产业园总经理王子忠,中军创联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韩东巡,北京军为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执行总裁周庆丰,北京81之家公司总经理李建波,山西省爱国拥军模范、优秀兵妈妈梁秀娥,河北兵之初集团首席顾问吴昊,南京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士官学院杜超,雏鹰家族(珠海)文化教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丘燕平,山西爱国有方少年军校总经理张泽峰等出席论坛。

  随着新兴科技的蓬勃发展,科技创新和应用的不确定性后果与深远社会影响日益凸显,带来了诸多不容忽视的价值冲突与伦理争议。

  与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一脉相承,作为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重要方面,人工智能治理在中国也应通过多部门联动深度协作的方式进行。

  数字经济直接推动了长三角政府治理水平的提升,促进商业和产业协同一体化、居民公共服务一体化、生态环境治理一体化发展。

  不久前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互联网发展在数字经济、技术创新、网络惠民等方面不断取得重大突破,有力推动网络强国建设迈上新台阶。

  作为全球自动驾驶产业高地的北京再下一城。这也是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和车路协同应用测试基地,将进一步加速我国自动驾驶技术、车路协同等技术走上街头的速度。

  《中国农业产业发展报告》回顾了2019年中国农业产业走势:粮食产量连续5年站稳1.3万亿斤台阶,棉油糖生产保持稳定,果蔬供应充足,生猪产能止降回升。

  国家卫星气象中心副主任张鹏说,过去30年,日本气象卫星数据服务长期在二区协和五区协处于领先地位,这份报告的结果振奋人心。

  实时监测关系农作物生长的参数需要电力驱动,田间地头常常难以铺设管线,而电池续航能力有限且污染风险较突出。

  在新分析中,科学家将上述研究成果结合,对中子星物质的状态方程(中子星物质压力与能量密度之间的关系)进行准确预测,确认中子星内部存在夸克物质。

  中国和美国都聚焦病毒机理相关研究(如刺突糖蛋白、受体结合域等),而英国在这一主题下的关注度不及中美两国。

  高度依赖杀虫剂,蚊子却出现抗药性;名为全球性根除疟疾项目,实则并不“全球”。虽然20世纪的全球性根除疟疾项目严重依赖单一工具,但纵观历史,人类对抗疟药物的追寻一直不曾停止。

  在生物界,人类并非独占鳌头,当今的地球环境实际上是协同演化的结果,历史上曾出现的微生物灾害,值得人类再次审视与自然之间的关系。

  厦门大学固体表面物理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洪文晶教授研究团队,与英国兰卡斯特大学柯林·兰伯特院士团队合作,在室温下制备出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薄的、厚度约为头发丝直径1/60000的单分子电子器件。

  利用人类多能干细胞培养的皮肤“类器官”,在其培养4—5个月后,成功形成了多层皮肤组织,甚至包含毛囊、皮脂腺和神经元回路。

  曾刚认为,省际、城际政务服务不通畅,也是科研人才流动的一大障碍,各地需全力推进区域“互联网+政务服务”,实现长三角创新圈一网通办。

  翼装飞行正式进入飞行状态后,飞行速度通常可达到每小时200公里,翼装飞行的滑翔比约3∶1,也就是说,翼装飞行员在每下降一米的同时,会前进约3米。

  以老百姓耳熟能详的人参为例,它是颇具代表性的一味中药,同时在欧洲应用范围较广,是一种传统欧洲植物药。

  李兰娟,中国工程院院士,传染病学专家,人工肝技术的开拓者,国家传染病重点学科带头人。

  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同样强调了这一问题已经成为了企业提速增效、高质量发展的掣肘。

  数据是资产、数据有价值已经是一种社会共识,与此同时,伴随信息的过度收集、未经用户同意收集的争议也由来已久。